说实话,现在找份工作不容易。2013年的高校毕业生699万,能无限接近体制的“临时工城管”,恐怕也不是啥人都能当的。

对于“城管”这份能养家糊口的饭碗,虽然谈不上体面,但依然是很多人看得很重的活计。在很多负面新闻里,他们既是“出手者”,又是“受害人”。作为“编制内奉公守法、临时工胡作非为”的主角人物,我们有着太多五味杂陈的滋味。但愿在很多年以后,对于“城管”的传说,也只是在江湖上流传而已。

城管遇刺、小贩被打,真是矛盾不断

据悉,入夏以来,石家庄市桥东区城管局开展对辖区内占道露天炭火烧烤集中整治活动,针对一些多次劝告但仍旧违章经营的烧烤摊点,实施了经营物品取证保全。

本应就此结束的一项简单的城管执法活动却再起波澜。“5月31日晚6时许,一伙人手持砍刀、棍棒,闯进了桥东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执法二大队机关,与城管人员发生激烈冲突,执法二大队大队长张勇腹部被扎一刀,这伙人对二大队机关进行打砸抢。”桥东区城区建设管理局李主任对记者说,“在抢回自己的烧烤炉子后,这些摊主再次经营起来。”

卖烧烤、卖水果、卖杂货……盛夏的夜晚,路边的小摊成了一道夺人眼球的风景线。之所以成为风景线,还有另外一层含义——经常可见城管与小摊贩之间的冲突。

自从有了城管这支队伍,他们和小摊贩的纠葛就没有中止过。在不知不觉中演变成一对“天敌”,要么是“你来了我就跑、你走了我再回来”式的“躲猫猫”,要么是“你打我、我砍你”的正面冲突。

无独有偶,6月5日,各大媒体开始刊登新一则消息,在5月31日,延安市多名城管队员在执法过程中与商户发生冲突,一名“城管”双脚跳起猛踩一名男子头部,导致其重伤住院。6月5日,延安市城市管理局表示,伤人者属无正式编制人员,系“临聘人员”。涉事的城管人员均已被停职;延安警方成立专案组,已对此案进行调查核实。

城管和小摊贩真的水火不容吗?

其实,城管和小摊贩都是城市一线工作者,都是为了各自所需,只是社会分工不同而已。只要互相多一点换位思考、理解包容,城管和小摊贩的双赢局面并非不可能出现。

这样的道理大家都明白,这样的呼吁也已经很多。但在现实生活中,道理显得苍白无力,呼吁总是无济于事。为什么会这样?原因不仅在于城管、小摊贩的个人问题,也在于复杂的城市管理环境。城管被刺,小贩被踩,刺激了城市管理的神经。

曾有人指出,城管问题体现了城市化进程中复杂的利益关系:一是地方政府需要维护城市公共秩序;二是城管需要履行自身职责;三是小摊贩需要谋取生计;四是群众便捷生活、优美环境的双重需要。多方利益相互纠缠,最终通过城管与小摊贩的“接触”爆发出来。

临时工咋又成了替罪羊?

5月31日,在延安市杨家岭附近的城管队员执法时与商户发生撕扯现象。于6月5日上午,延安市城管局回应脚踩商户者属“临时聘用人员”。

城管暴力执法,已经算不上“新闻”,可在这次事件中,城管执法人员执法方式的粗暴,已近于夸张,逾越社会容忍底线:涉事执法人员将商户打倒在地后,还双脚跳起踩其脸,这给公众强烈的心理冲击,也激起了公愤。

面对这起脚踩事件,责任部门本该在缜密调查的基础上,给公众一个说法。可到头来,当地城管局却抛出一个轻飘飘的结论:城管双脚跳起猛跺倒地商户,是临聘人员惹的祸。对此说法,不少网民哄笑:一不小心,又猜到了结局——作为“顶缸专业户”的临时工,关键时刻又登场了。

一句轻描淡写的“临时工干的”,公众早已“不感冒”。退一步讲,即使是临时工所谓,难道就能对商户施以拳脚,主管部门就能推诿责任吗?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一位可能的“临时城管”双脚跳起猛跺倒地商户的脸,是肉体践踏,也是尊严辱没。城管执法,本该与小贩对等沟通,可双脚跳起猛跺倒地商户,却裹着江湖气,尽显流氓化,与权力应有的谦抑姿态相悖。暴力执法,已受诟病。遗憾的是,涉事城管监察支队并无悔过之意,在介绍情况时,还有狡辩卸责之嫌:绝口不提打人情节,反而刻意渲染城管“弱势”。

或许我们常常会觉得,“临时工”是政府部门在执法过程中留下的后门,所有为了尽快解决问题、又没有依法办事的行为,都可以从这道后门脱身而去。

但实际上,这么做又何尝不是给非法举动披上了合法的外衣,使得自身合法性迅速流失?也许,很多情况下“来硬的”要比“来软的”更快收获效果,但政府行政除了确保效率,更重要的是确保公平。其核心应当是服务,而非强制。如果一条干净整洁的街道,是用公民财产上的损坏、身体上的伤害、安全感的缺失以及对暴力的畏惧换来的,那么这样的市容市貌究竟对我们有何意义?

古语有言,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临时工”打人要追究法律责任,赋予“临时工”执法权的人更要追究法律责任。本来,无正式编制或无合同聘用的“临时工”,根本不该出现在政府部门里头,这样的用工形式,首先就违反了劳动法的相关规定。其次,在缺少权责对应的情况下,一个顶着违法身份的人员何来上街执法的资格?所以,即使没有打人这件事,城管局也有知法犯法的嫌疑;何况打了人,就更该进行严肃彻底的追责。

从另一个角度看,“临时工”的频繁出现也反映出城管执法当中一个弊端,即执法思维过于强调强制性。正因为需要通过强力应对的地方太多,才会出现编制内人手不够而要额外招揽一些游离在体制边缘的人的情形。这样做一方面增加了对强制手段的依赖,另一方面也让社会的对抗性升级,双方矛盾加深。而这无疑与打造服务型政府背道相驰。

缘从何起,怨从何去

显然,满足多方的利益诉求,仅靠城管自身的执法改善难以实现,仅寄希望于小摊贩“自律”也不大可能。此时,既承担维护公共秩序职能、又致力于改善社会民生的政府,理应有更大的作为。

城管执法,不可“粗痞化”。一句“临时工做的”,非但难以取信于公众,恐怕还会招致更多质疑。它包含的卸责心态,负面效应同样不可小觑。

执法与执法人身份的正式编制与否无关,执法代表的是城管部门,首先应该是法制问题,“临时工”执法就要依法办事。任凭雄性荷尔蒙激素狂飙,甚至发展到用脚踩踏市民头部,这种“以暴制弱”的行径,不仅践踏执法者的光辉形象,更让民众严重怀疑体制队伍里的素质水平。

不管临时工、正式工,当被赋予监督权和执法权的时候,本身就成了国家机器的代言人,对于这样一支队伍的遴选问题,有关领导难道没有一份自己的职责?

改善城市面貌并非一日之功。政府需摒弃“重眼前利益轻长远效益”观念,推动法制建设,规范城管执法,理顺城管机制,用慢工细活换取和谐有序。

城市管理,离不开政府与社会的齐心协力。政府需改变“重结果轻过程”观念,变堵为疏,变管理为服务。同时,坚持群众路线,采取群防群治,让城市管理赢得群众支持。

城市管理更是一个民生问题。政府需进一步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切实注重保障民生,及时了解并解决群众的实际困难,为小摊贩提供合理合适的经营市场,保障他们有地有序经营,从而实现公共秩序与个人生活的双赢。

城市作为市民安身立命之所,其管理水平不仅体现了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更关系到社会的和谐稳定。在城管与小摊贩之间的痼疾顽症面前,政府必须下决心、出实招,调停和避免这场没有赢家的争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