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留守女童遭性侵是主动“要求”?
  广西玉林市兴业县大平山镇南村算不上一个贫穷、闭塞的村庄。就是在这个宁静的村庄,一个留守女童,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遭到村里多名中老年人性侵。愤怒的父亲发现真相并报警后,司法介入,最终10人被判刑。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不是一个罪恶被制止、坏人遭惩治的故事,反而是女童及其家人遭受了村民的“敌视”,“都是她,把那些老人送到了牢里。”

  村民窃笑着告诉记者,是这个10岁大的孩子“主动勾引”中老年的男村民“来要”,而10岁大的小雨还在忽闪着大眼睛坐在门口,等待着爸爸妈妈过年回家,等待着爸妈挣钱给自己买件红袄子。一个村庄的集体“沦陷”,让人窥见在道德和欲望之间那种丑陋的挣扎,乃至人性的堕落不堪。
小调查

广西玉林市兴业县大平山镇南村算不上一个贫穷、闭塞的村庄。就是在这个宁静的村庄,一个留守女童,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遭到村里多名中老年人性侵。愤怒的父亲发现真相并报警后,司法介入,最终10人被判刑。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不是一个罪恶被制止、坏人遭惩治的故事,反而是女童及其家人遭受了村民的“敌视”,“都是她,把那些老人送到了牢里。”这似乎是一个村庄的集体“沦陷”,让人窥见在道德和欲望之间那种丑陋的挣扎,乃至人性的堕落不堪。你认为,留守女孩小雨真的是在“勾引”别人吗?

1. 您认为是不是小女孩“把那些老人送到了牢里”?
性侵的中年人们,你们的道德缘何沦陷?
  就是在这个宁静的村庄,一个留守女童,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遭到村里多名中老年人性侵。愤怒的父亲发现真相并报警后,司法介入,最终10人被判刑。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不是一个罪恶被制止、坏人遭惩治的故事,反而是女童及其家人遭受了村民的“敌视”,“都是她,把那些老人送到了牢里。”

  在报案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庞玉强坚持送女儿去上学,这样别人就不敢指指点点。村民们都知道,在发现女儿遭遇性侵的事实后,这个中年男人曾操着刀,要去砍死黄延来、周振成和陈美光等。只是家属的劝阻,最终让他放下了刀,选择了法律武器。

  南村村委会干部也承认村庄里确实存在着“歧视”。一位村干部告诉记者,“她(小雨)去同学家玩,都会被同学的父母从家里赶出去,不让她进家门。”

  这些隐形的伤害,庞玉强和家人只能默默承受,对这个村庄的人心,他无能为力。

  在这样的环境中,未成年女孩小雨的人生还要负重前行。似乎是为了弥补对孩子的愧疚,庞玉强决定,2014年,让老婆一个人出去打工,他自己就留在家里看着孩子们了。

  孩子是无辜的,即使她做了错事,但是她只有10岁,还没有对这个社会又足够的认识。走向了堕落,那也是我们成人的失职,我们的社会、家庭要为她承担责任。不要说一个小女孩害了那些中老年性侵者,就算女孩主动勾引他们来就范,作为年过半百的成人和年逾古稀的爷爷辈人,缘何没有起码的控制力,以及起码的荣辱心和同情心,孩子终究是孩子,哪怕当时的情境是你情我愿,作为有人性的人也不能泯灭道德,所以,他们接受法律的惩处并不冤枉。

  无论怎样,对于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女孩来说,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很悲哀的,也是很荒唐的。毕竟她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这些同村中老年人的无良行为,不管是出于纯恶意的驱使,还是在“主动迎合”下做出丑行,足以暴露人性底线的残缺和道德的溃败。